逆天邪神 > 第1169章 驚變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一卷 玄神大會 - 第1169章 驚變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一卷 玄神大會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ypurg.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嘩——

“我棄戰”三個字一出,無論封神臺,還是東神域各處,都是嘩然一片。

封神之戰,東神域最最頂尖的玄道之戰,是東神域所有玄者的視覺盛宴,亦是那些真正天才檢驗和證明自己的地方……因而,能入封神之戰者,哪怕碰上自己絕不可能戰勝的對手,也定會全力以赴。

從未有人不戰自敗。

云澈直接棄戰,在封神之戰歷史上從未有過,嘩然之后,想到云澈的玄力和他進入封神之戰的“方式”,他們又開始覺得并不那么奇怪,甚至不少人暗笑了起來。

“呵,原來這小子也知道丟人,我還以為他根本沒有臉皮。”

“畢竟封神之戰和之前可不一樣,之前只有我們能看到,而封神之戰,整個東神域都能看到,與其上去丟人現眼,還不如直接棄戰了當。”

“封神之戰直接棄戰……東神域玄道之恥啊!讓西神域和南神域知道了,豈不要笑瘋!”

“關鍵還有西神域龍皇和南神域釋天神帝在場……已經丟人丟到外神域去了。”

“云澈!”祛穢尊者眉頭大皺,聲音沉下:“這是封神之戰,非同兒戲,豈能輕易棄戰!你就算必敗,全力一戰,至少也可留得尊嚴!”

“我說了,我棄戰!”云澈神色不變,重復道。

“云兄弟……”火破云想說什么,但又不知該如何說。就他的玄道尊嚴而言,他是絕對絕對做不出直接棄戰這種事。

“廢物!!”封神臺上,洛長安目光半瞇,昨日他因云澈而被祛穢尊者當眾訓斥,本就對云澈極為不爽,云澈直接棄戰,更是讓他找到了發泄之機:“老子千辛萬苦才進入封神之戰是為了歷練自己,不是陪你這種垃圾浪費時間的!呵,你昨天的威風呢?你不是能搞那什么……匿影嗎!來讓老子見識見識啊!”

云澈:“……”

“只有最低賤的廢物才會投降,你要還算個男人,就上來和老子堂堂正正一戰,老子會好好的教育你什么是真正的實力!”

“夠了!”祛穢尊者低喝一聲:“封神之戰,不得無故羞辱對手。”

雖然呵斥,但語氣并不重,倒是“無故”兩字刻意加重。他目瞪云澈:“本尊再問你最后一次……”

“我棄戰。”不等祛穢尊者問出口,云澈第三次說道。三次語氣完全相同,絲毫沒有因眾人嘩然而有何觸動。

祛穢尊者臉色微陰,似已動怒,隨之冷哼一聲:“既如此,那也省的浪費時間。”

“云澈棄戰,落入敗者組!”

“洛長安不戰而勝,入封神組!”

隨著祛穢尊者的宣讀,結果既定,縱然云澈即刻后悔,也已不可更改。

這或許是封神之戰歷史上第一次不戰而敗。

洛長安撇了撇嘴,躍出封神臺,但在半空之中,他忽然向云澈所在的方向伸手,小指向下,嘴角咧著如窺蚍蜉的輕蔑。

他的這個舉動,引得半場哄笑。

“……”云澈雙手抱胸,臉色毫無變化。但眸光深處,卻陡然閃過一絲寒光。

沐冰云神君境修為,又在云澈之側,又豈會察覺不到云澈身上驟閃的殺意,月眉一側:“云澈!?”

“放心,我還不至于因為這點小事沖動。”云澈反而微笑起來。

“……看來,你要等的人依然未到。”沐冰云低語道。王界之間都有特殊的空間玄陣連接,玄神大會期間,沒有理由不開啟。而且以星神那個層次的力量,可輕易遁空,若要到來……早該到了。

云澈的目光向星神界坐席快速一掃,又瞬間收回,心中暗嘆一聲,低聲道:“星神帝周圍的那幾人……都是星神嗎?”

“不錯。”沐冰云微微頷首:“往屆玄神大會,星神界最多只會有一個星神親至。這次因為‘大事’,包括星神帝在內,一次來了五個星神。”

“星神帝右側,是星神界的帝師,天元星神荼蘼……傳聞,天殺星神幼時,也是以他為師。”

云澈:“……”

“后方,粉衣為天妖星神薔薇,黑衣為天罡星神神虎,綠衣為天毒星神……”

“獄蘿。”云澈低語。

“哦?你聽說過?”

“……她在四年前,見過我。”云澈低聲道。

“什么?”沐冰云面露驚色。四年前……那個時候云澈根本還沒有到達神界。

“放心好了,”云澈倒是毫不擔心:“雖然名字一樣,相貌相似,但她不會把我當成四年前被他殺死的那個‘云澈’的。因為我氣息和當年已完全不同,而且,一個星神,是絕對不會認為自己殺不死一個下界凡人的。”

“……”沐冰云眉頭大皺,從云澈的話中,她已隱約猜到曾經發生過什么。

“倒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封神之戰第一輪第三場,唯恨,驚雷界厲劍鳴!”

云澈沒有再說下去,快速抬頭,看向封神臺。

唯恨……這個人……他到底會在這里做什么?

封神臺上,對戰雙方已經站定。唯恨有著一張在所有人眼里都完全陌生的面孔,而他一頭蒼白頭發分外惹人注目。他定定的站在那里,面孔僵硬,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身前的厲劍鳴。

厲劍鳴一直在皺眉,因為他的身體不知為何頻頻發冷。

而且是直滲骨髓的那種幽冷。

眼前名為“唯恨”的男子,玄力弱他兩個小境界,他沒有任何理由會輸,但不知為何,他竟是完全輕松不起來,心臟不斷狂跳,尤其那一直死死盯著自己的眼睛,那幾乎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可怕的一雙眼睛,讓他莫名有一種心悸感……而且格外的強烈。

這個人……是誰?

為什么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

他確信自己沒有見過這個人,因為他從不記得誰的頭發是這種慘白色。但隱約之間,他又模模糊糊的感覺似乎有那一丁點,但完全無法憶起的熟悉感。

“……開戰!!”

祛穢尊者一聲令下,唯恨的兵刃已瞬間抓起,依然是那把刃若蛇吻的奇形短刃。

神靈境的兩個小境界,常理而言是根本不可彌補的巨大差距。但有了上一場的前車之鑒,厲劍鳴自然不會輕敵托大,一把湛藍長劍橫于身前,劍身雷光嘶鳴:“請賜教!”

唯恨猝然出手,不動則已,一動迅若雷電,蛇刃寒光掠影,直刺厲劍鳴喉嚨。

厲劍鳴眉頭一沉,劍身前指,一個奔雷陣轉瞬成型,數十道雷光橫劈而下,轟鳴聲中,將唯恨強行逼開。

兩人剛一交手,唯恨便兇狠異常,每一次刃刺,每一道寒光,都是直取要害,完全一副欲將厲劍鳴直接斃命之勢,在頗大的玄力優勢下,厲劍鳴沉穩以對,劍舞雷鳴,玄氣如濤,將唯恨的攻擊悉數化解,然后輕易便將他反壓制。

東席之上,龍皇忽然皺了皺眉頭:“奇怪,這個人……他的壽命,怕是已不足十年!”

“看來,這并非是老朽一人所覺。”宙天神帝也頷首道:“他的壽元折損極其怪異,倒像是……”

宙天神帝忽然想到了什么,聲音一頓,眉頭忽然沉下。與此同時,一絲異樣的玄氣一閃而過,雖然只是一剎那,卻是讓龍皇和各大神帝全部臉色一變。

“這是!?”

當!!

唯恨被重重轟翻在地,手中蛇刃脫手飛出,他癱跪在地,頭部深垂,大口喘息,抓地的雙手不正常的顫抖著。

厲劍鳴緩步向前,劍身收起,彬彬有禮道:“你不是我的對手,既失兵刃,還是認輸吧。”

“嘿……嘿嘿嘿嘿嘿……”

唯恨在笑,笑的無比之低沉,他全身都忽然開始不正常的戰栗起來,尤其胸口,起伏之劇烈,像是有什么東西隨時會爆開。終于,他緩緩的抬起頭來,一雙眼睛竟放射著幽冷的黑光,仿佛忽然覺醒的惡魔之瞳。

這一瞬間,封神臺上所有強者俱是一愣,隨之臉色驟變。

沐冰云、沐渙之、火如烈、炎絕海等人都是如遭電擊,猛的站起:“這……這是……”

這雙漆黑眼瞳的注視下,厲劍鳴全身驟冷,像是一下子墮入了冰寒地獄,一雙瞳孔似被針扎,瞬間收縮到極致,眼前的世界在模糊中快速的暗下……耳邊,傳來了父親聲嘶力竭的咆哮:“劍鳴……快退!!!”

父親的咆哮聲讓他意識猛的一明,但一個黑影已撲至身前,用四肢,用自己的全身將他死死的鎖住,不知從何而來的濃郁黑光以他的身體為媒介快速蔓延。

“你……你……啊…………嗚哇哇哇哇!!”像是一瞬間被千萬根冰冷的毒刺扎入身體和靈魂,厲劍鳴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喊。

“厲劍鳴……”他的耳邊,傳來了仿佛來自惡魔的嘶啞低吟:“你可還記得……十三年前……被你滅門的奎氏一族嗎!!”

“你……你是……呃啊啊啊啊……”厲劍鳴的慘叫一聲比一聲慘烈。黑氣之下,他的身體被從內到外,快速的腐蝕……他奮命的掙扎,唯恨的骨頭被片片撞裂,胸口被擊穿,卻沒有松開一絲一毫。

“黑……黑暗玄氣!!”

“他是魔人!!!!”

“祛穢!!”

封神臺驟起驚雷,離得最近的祛穢尊者臉色大變,如大鷹般穿過屏障,直取而下。

“滅族之仇……辱妻殺子之恨……我縱然損盡壽元,化身魔人……也要把你拖下地獄!!啊啊啊啊啊啊!!”

聲聲凄厲如鬼,字字無盡之恨。

“我在地獄……等著你!!”

轟!!!!

祛穢尊者的力量剛要罩下,唯恨的身體忽然爆開,灑下漫天黑血。恐懼慘叫中的厲劍鳴被直接炸成兩段,慘叫聲也變成絕望的嗚咽……隨之完全消逝。

“劍鳴!!”

驚雷界界王沖到封神臺,卻只能無助的看著厲劍鳴身體被炸裂的剎那,兩段殘尸飛出很遠,落地之時,俱已是焦黑一片,而且在“滋滋”的聲響中快速腐化著。

這可怕的一幕,讓在場無數強者都膽戰心驚。

————————————

【洛長生是洛長生,洛長安是洛長安,一個是神,一個是渣渣,不要搞混!】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169章 驚變,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標題:第1169章 驚變   地址:http://www.yypurg.tw/1301.html
北京单场几天开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