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1194章 絕望結界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一卷 玄神大會 - 第1194章 絕望結界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一卷 玄神大會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ypurg.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聽說是近五千字的一章?(^?^*)】

云澈的世界,黃沙連天,不見邊際。

云澈靈覺釋放,卻只有一片空無,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亦感覺不到任何的危險。

他馬上明悟,這是個并無攻擊性的封鎖領域!

而陸冷川施展這種純封鎖領域,顯然是為了張開煌龍圣界!

云澈靈覺全力釋放,感受到的卻依舊只有滾滾黃沙,再無他物。當下,他不敢再有任何猶豫,金烏之炎與重劍之力同時全力爆發,轟向前方。

轟隆!!

空間震蕩,黃沙漫天,一道裂痕在天際浮現,然后又以很慢的速度無聲愈合。

“一沙葬世界”有其域樞,找到便可一擊而破。但云澈從未和覆天界的人交過手,連接觸都未曾有過,又豈會知曉。而他想要擺脫,唯一能做的,就是強行擊潰。

劫天劍連續轟擊,流沙世界接連劇震,轉眼間裂痕漫天,云澈持續十數劍之下,整個世界顫蕩不休,卻依舊倔強無比的保持著完整。

云澈動作暫休,身上火焰凝聚,流沙世界,猶如有一個太陽忽然閃耀。

“黃……泉……灰……燼!”

轟…………轟!!

封神臺之上,懸浮的沙域轟然炸裂,火海燎空,沙域炸開的力量碎片尚未來得及飛散,便已被烈焰吞噬,化為虛無。

云澈從天而落,第一時間鎖定陸冷川的氣息,兩人同時瞳孔一縮。

陸冷川震驚于云澈竟用如此短的時間,卻破開了他的“一沙葬世界”……還是強行破開。

而云澈……在陸冷川的身邊周圍,他看到了一層若隱若現的玄光屏障。

煌龍圣界!

“唉。完了。”火如烈和炎絕海同時一聲嘆息。

而同樣的聲音,響起了觀戰席的每一個角落。

云澈靠極強的金烏炎,硬生生的和實力勝過他的陸冷川抗衡,雖然逐漸開始占有上風,但終究差距很小,而在這微小差距之下忽然多了一層煌龍圣界……

任誰,都已能預見到了接下來的結果。

覆天界王看到陸冷川成功張開煌龍圣界的那一刻,便知他已不可能敗了。但他沒有露出微笑,心中卻是波濤翻滾……他本以為,云澈被卷入“一沙葬世界”后,除非知道破解之法,否則想要強行破開,時間上,絕對足夠陸冷川張開兩層煌龍圣界。

云澈的確是強破,還將“一沙葬世界”毀的渣都不剩,但陸冷川的煌龍圣界,才堪堪張開一層!

想到云澈的年齡和修為,覆天界王心中既贊嘆,又嘆息,他很清楚,陸冷川就算已是必勝……但今生,或許也就只能勝這一次了。

而且,這一場云澈縱然敗了,也絕對有資格取代陸冷川“四神子”的位置。

最不想看到的狀況發生,云澈的呼吸粗重了幾分,眸中的火光卻是更加熾熱。

陸冷川亦同樣如此,一層煌龍圣界在身,他沒有任何安然和得意的神色,全身力量依舊毫無保留的凝聚于裂穹槍。

兩人目光剎那碰觸,又同時爆發。

轟轟轟……

電光火石間,兩人同時低吼,如兩道雷霆互射,劍槍相撞,剛平靜了不久的封神臺再次火光漫天。

云澈和陸冷川的交手,每一次力量碰撞,都會直震人心。這種每一次出手都毫無花俏,毫不留力的純力量對撞,在這場封神之戰絕對是首次,哪怕是那些通過星神之碑的觀戰者,都被激蕩的熱血沸騰。

轟轟轟……轟隆!!

云澈連轟十幾劍,陸冷川終于被震退一步,但,這一次,任憑火光覆身,他的面色卻一片平靜,身上沒有半點被火焰灼噬的痕跡,那層煌龍圣界若隱若現,所有的力量余波都被完全隔絕在外,影響不到陸冷川分毫。

云澈眉頭緊擰,攻勢稍緩,身體忽如火山爆發,劫天劍帶著無匹威勢,直面砸向陸冷川胸口。

陸冷川槍盤龍影,直迎而上……但,他的槍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攻出,反而忽然一緩。

云澈瞬間明白了他的用意,卻非但沒有收力,反而沖勢更盛……縱然受傷,他也必須強破陸冷川的煌龍圣界!他拖不起!這是他唯一的選擇,甚至可以說是陸冷川送給他的絕好機會。

轟!!

劫天劍帶著燃燒到極致的金烏烈焰,狠狠的轟擊在陸冷川的胸口……而陸冷川的裂穹槍在這一刻才猛然刺出,帶著洶涌龍力,直中云澈左肋。

一聲炸響,兩股巨力同時爆發,陸冷川的煌龍圣界猛地凹陷,而云澈左肋血花炸開,狠狠倒翻出去。

陸冷川連退三步,身上毫發無傷,心中卻是大驚。

煌龍圣界深深凹下,一道赤金火痕深印其上,“滋滋”作響,久久不散。而更讓他心驚的,是他剛剛刺中云澈那一槍……以他的槍威,這一槍縱然不能洞穿軀體,也該摧筋斷骨。

但那一槍在貫穿云澈的玄氣防御,直中其軀后,他卻分明感覺到像是刺在堅硬到不可思議的玄鋼之上,連其肋骨都未能摧斷。

云澈向后踉蹌十幾步,血染白衣,卻是看也不看傷口,忽如離弦之箭,再撲陸冷川,氣勢沒有絲毫的減弱。

陸冷川心驚之時,他亦是心中駭然……陸冷川身上只有一層煌龍圣界,而從陸冷川和洛長生那一戰他已知曉,第一層,是最弱的一層。

但他全力一劍正面轟上,卻是被完全御下!雖是打得凹陷,卻是連一絲缺口都沒有撕開。

陸冷川目中光芒大盛,裂穹槍橫身,赫然呈完全防御姿態。

轟轟轟轟……

云澈劍燃火焰,腳踩斷月拂影,每轟一劍便瞬身一個位置,但連續七劍,全部被陸冷川完全擋下,而也在第七劍之后,被云澈打至凹陷的煌龍圣界,已無聲恢復至完整狀態。

第八劍,云澈冰影一晃,現身至陸冷川的身后,劍斬后心。而這時,陸冷川卻身姿一變,轉守為攻,任由云澈一劍轟身,裂穹槍玄光化龍,龍吟蕩空,帶著駭人氣勢,回身一槍橫掃。

轟!!

嚓!!

兩人的全力攻擊,幾乎同時落在對方身上。

火光與黃光同時爆裂,陸冷川被震退十幾步,卻是毫發無傷,唯有煌龍圣界再次凹陷。

云澈被這強橫到極點的一槍狠狠的掃在右臂上,空氣中傳來一聲清脆無比的斷裂聲,云澈悶哼一聲,一瞬橫飛數十里,遠遠砸落在地。

“云澈!”沐冰云驚喊一聲,雪顏失色。

“這一下,必定手臂全斷了。”那一聲脆響,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煌龍圣界出現的那一刻,這場對戰其實已經結束了。”

“云澈的表現已經驚艷世人,堪稱奇跡了,只可惜,唉。”

在眾人惋惜的目光之中,云澈從地上緩緩的直起身來。

他唇角掛著血絲,臉色痛苦,但雙目卻依舊陰狠如初。

他的右臂以一個極其夸張的向后彎折,云澈深吸一口氣,左臂抓上,猛的一掰。

“咔”的一聲,手臂歸位。云澈沒有發出半絲痛吟,唯有臉色明顯白了一分,汗珠涔涔而下。

“居然……只是脫臼?”這一幕,驚的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陸冷川的全力一槍何等恐怖,云澈被一槍掃飛幾十里,單單余威,都強橫的讓人心驚。

而云澈被正面砸中的手臂……只是脫臼!?

“……嗯?”各大神帝,都是面露驚色。

“與玄力無關。”宙天神帝道:“他欲全力破掉煌龍圣界,根本不留力防御。他的軀體……非同尋常。”

“……”龍皇的眉頭微不可察的動了動。

右臂劇痛無比,云澈卻是強行再次緊握劫天劍,但在他看向陸冷川之時,瞳孔卻是劇烈一縮。

陸冷川的身上,一層比之先前更加醒目的屏障正在泛動著淡黃色的玄芒。

第二層煌龍圣界結成!

“……”云澈重重咬牙。

云澈顯然已毫無勝算,但陸冷川卻絲毫沒有留力,近乎殘忍的結起了第二層煌龍圣界,然后忽如疾風狂雷,直沖云澈,槍身橫掃,十幾道槍影橫穿空間,向云澈刺來。

右臂剛剛嚴重脫臼,不但劇痛無比,而且無法活動自如,這些槍影云澈已是不敢硬接,身形疾退,瞬身閃過,而陸冷川的身影從天而落,一道龍影當空罩下。

“妖龍印!”

云澈身形止住,目視龍影,“黃金斷滅”一劍掃下,將巖龍之影直接斷裂,而陸冷川也已攻至身前,槍威如龍。

云澈右臂遲緩,回劍稍慢,被一槍震退,但一瞬間,他忽然騰空而起,全身氣息突破極限,瘋狂暴漲。

一股強橫到難以置信的威勢忽然罩下,讓陸冷川身形一頓。

“滅……天……絕……地!!”

云澈全然不顧右臂劇痛,全身上下,每一絲力量都被完全調動,金烏炎光在某一個剎那竟閃動起純金之色。

陸冷川抬頭,臉色凝重,裂穹槍橫在身前,全身黃光浮蕩。這一劍尚未落下,其恐怖絕倫的威勢已讓他如被不可抗拒的釘在原地,幾乎動彈不得。

“喝!!!!”

滅天絕地,云澈消耗極大,亦是最具神威的一劍,劫天劍轟下的那一刻,周圍百里空間的氣息被一瞬排空。

觀戰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但,陸冷川卻是一臉平靜,風暴臨身,他竟是動也不動,就連裂穹槍,都沒有擎起。

轟——————

力量爆發,空間劇蕩。這一劍,狠狠的轟落在第二層煌龍圣界之上,云澈的臉色,也在這時陡然一變。

劫天劍碰觸到煌龍圣界的那一剎那,第二層煌龍圣界變形的同時,猛烈爆發的力量就像是忽然沒入了水中,被直接消弭大半,另外的力量也被完全斥開……沒有一絲能將其突破。

而陸冷川的反擊,也在這時猛然到來。

“滅天絕地”全力釋放后的剎那,正是云澈最脆弱之時,而陸冷川卻是蓄勢待發,槍攜龍影,將云澈一槍挑飛,然后浮空直上,九尺槍身,在這時陡然化成了一條真龍,一聲咆哮撕空裂地,幾乎傳至了宙天界的每一個角落,震的所有人心魂激蕩。

“崩……龍……槍!!”

那似是陸冷川的低語,又似是真龍之威吟。一股完全不輸于云澈“滅天絕地”的力量凝聚裂穹槍所化的龍影之上,無情的轟落在云澈的背脊之上。

噗轟——————

數百里空間,一瞬被強烈到極致的龍巖之力所充斥。

云澈口中一道血箭噴出,隕石般砸落而下,將封神臺沖擊的瞬間劇震。

“啊……啊!!”

“脊背!脊骨……肯定……斷了,嘶……”說話的玄者直吸冷氣,眾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威勢毀天滅地的一槍,分明是轟落在云澈的脊背之上。背脊被砸斷是何其可怕的事……就算是神道玄者,也會完全癱下,再無戰斗力,而且別想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吟雪界、炎神界諸人都是驚駭欲絕。沐冰云緩緩的站了起來,雪顏微微泛白:“云……澈……”

云澈癱倒在地,許久沒有動靜。祛穢尊者神識掃過,想確定他是否已昏迷,卻發現他身體一動,竟緩緩的……坐了起來。

雖然,他坐起的動作伴隨著痛苦和艱難,卻是再次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他還能坐起來?這……他的脊骨,難道……竟然沒斷?”

“他可是被陸冷川的崩龍槍正面砸中啊!這怎么可能!”

“……唉,那又怎么樣,你們看陸冷川。”

吼!!

一聲沉悶的龍吟,在這時忽然響起在所有耳邊。

循著龍吟之音的來源,人們的目光轉過……陸冷川的身體周圍,一道黃龍之影在緩慢飛舞,并釋放著如萬丈山岳般的巍然氣息。

第三層,也是最強一層煌龍圣界,結成!

嗄……嗄……嗄……

云澈的世界,只能聽到自己粗重到極點的呼吸聲。

陸冷川的崩龍槍威力恐怖絕倫,若不是他有龍神之髓,骨若精鋼,脊骨必已被砸成粉碎。他雖然脊骨未斷,但內傷卻是極重,他撐著劫天劍,搖搖晃晃的站起,剛一站穩,便體內氣息驟亂,連續三口腥紅狂噴而出。

每一口腥血,都混著大量的血塊。

他模糊的感覺到,自己近四成的內臟已被震碎。

他感覺到陸冷川的氣息又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抬起頭來,看到的是那道環繞在他身上的龍影。

完整的煌龍圣界……徹頭徹尾的絕望結界。

陸冷川未張開煌龍圣界時,他憑借金烏炎,微占上風,而且優勢越來越明顯。

而從陸冷川張開第一層煌龍圣界開始,便形勢陡轉,完全是被陸冷川壓著打。

煌龍圣界亦從第一層到第二層,再到第三層。

當初看洛長生與陸冷川之戰,他的煌龍圣界,被洛長生輕易撕開,似乎并不是多么了不起……而云澈自己面對,才真正發現,這覆天界的最強絕技是何等恐怖。

陸冷川的確踐行了他必定施展全力的諾言,已是不可逆轉的優勢,他依然毫無保留,將第三層煌龍圣界張開。

從陸冷川張開第一層煌龍圣界開始,云澈已落敗局。而現在,云澈重傷,陸冷川卻是三層煌龍圣界在身……

他徹底敗了,再無一絲一毫的希望和可能。

所有人都是這么認為。

但他們也都同樣認為,云澈雖敗,卻半點都不丟人。憑他的年齡,憑他的修為,憑他最初能壓制陸冷川,他雖敗猶榮。

陸冷川手執裂穹槍,緩步走向全身染血的云澈。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然可以直接勸云澈直接投降,但他沒有,因為云澈那依然兇狠的目光在告訴著他,他就算要敗,也定會戰到最后一刻,勸他認輸,不是給予他的解脫,只會是對他的侮辱。

陸冷川走近,沉重的壓力亦步步臨近。云澈右臂扶著劫天劍,口中劇喘不休,左臂,忽然做了一個奇怪的舉動。

手臂緩緩抬起,掌心朝天。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194章 絕望結界,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標題:第1194章 絕望結界   地址:http://www.yypurg.tw/1326.html
北京单场几天开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