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1424章 暴怒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四卷 緋紅之劫 - 第1424章 暴怒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四卷 緋紅之劫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ypurg.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從洛孤邪與沐玄音交手到此刻,只堪堪過去了百息。

東域王界之下第一人,在百息之內敗在了吟雪界王的手中……可想而知,今日之后,東神域必定掀起一場無比巨大的波瀾,其他神域也將為之大為震動。

吟雪界,這個因出了一個云澈而名聲大噪的中位星界,其聲望,也將毫無疑問踏入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

沐玄音在世人認知中的玄力是四級神主,雖勝過相當一部分上位界王,但因吟雪界整體勢弱,依舊位居中位星界之列。

但,十級神主的沐玄音,哪怕身在一個最弱最弱的下界星界,也將讓其一夜之間躋身上位星界。

因為,那是神帝階層的強大!

此刻,冰凰神宗上下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在做夢。

而最相信自己在做夢的,無疑是洛孤邪。

面對沐玄音的冷語與冰芒,她瞳光渙散,玄氣虛浮,身體瑟縮,久久說不出一個字來。

她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和接受這一切。

空間波動,宙天神帝的身影出現。他看向沐玄音的目光已和先前全然不同,就連聲音,亦遠比先前平和:“吟雪界王,洛孤邪畢竟非常人,斷其手事小,毀其名事大,既已身敗,便就此饒恕她吧。她感懷在心,想必以后也再不會觸犯吟雪界,”

沐玄音盯了洛孤邪一眼,沒有猶豫,指上的冰芒頓時消逝:“既是宙天神帝求情,晚輩自當遵從。”

“嗯。”宙天神帝點頭而笑,手掌推出,一團溫和的玄光無聲化去洛孤邪身上的寒氣:“洛孤邪,吟雪界王已寬大為懷,恕你觸犯之過,允你無恙離開,如此,你與吟雪界,以及云澈之怨便就此作罷,不得再究。否則,不僅吟雪界,老朽亦不會容許。”

洛孤邪臉色稍緩,她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才終于玄氣運轉,完全散去身上寒氣,她牙齒微咬,看向沐玄音,剛要出兩句狠話,但碰撞到她冰冷的目光,她魂底一顫,眼中的恨光迅速化作驚懼……

她轉過身來,喘著粗氣,發出嘶啞的聲音:“我洛孤邪……今日認栽……你們師徒……給我……記著……”

她說出的話讓宙天神帝用力一皺眉,失望的搖頭。

她的弟子洛長生栽在了出身中位星界的云澈手上,而今天,她栽在了云澈的師尊,一個中位界王的手上……她腳步緩緩踏出,每走一步,心中怒恨、屈辱便會沸騰一分。

曾經,洛長生的人設何等完美,東域四神子之首,所有星界無人不嘆長生公子之名,卻因云澈……一夕慘敗,人設崩塌。

而她洛孤邪,偷襲云澈反被重創,萬年名望一朝被毀,甚至成為東域的大笑話,今日她為泄恨而來,卻非但沒能如愿,反在沐玄音的手上更加的狼狽不堪……還要宙天神帝求情保她……

她的牙齒一點點咬緊,雙腳在戰栗……她身上玄力緩緩涌動,就在所有人以為她要飛身遁離時,她的眼瞳深處,卻陡然晃過一抹狂亂的恨光,一直耷拉的手臂驟然轟出,一道青色玄光瞬間穿透百里空間,直射云澈。

宙天神帝面色陡變:“你!”

洛孤邪的猝然出手,幾乎所有人始料未及。當年,她在封神臺出手攻擊云澈,還可理解為對洛長生太過愛護,心切出手。而這一次,則是徹徹底

底的癲狂和卑劣……簡直讓人無法理解的癲狂與卑劣。

這一次出手,哪怕她殺死云澈……“孤邪仙子”之名,也將變得臭不可聞。

洛孤邪之力,一萬個云澈也不可能抵擋。但,夏傾月一直在他身側不遠處,就在洛孤邪抬手的第一個瞬間,夏傾月的手掌也同時伸出,一個無形月界擋在了云澈身前……月界成型之時,一陣驚恐的大吼在云澈身前響起。

“小心!!”

火破云一聲暴吼,直撲而出,以最快的速度強行張開一片火域,與此同時,水媚音亦化作一道黑色魅影,站在了云澈前方。

反倒是水千珩的反應慢了半瞬……因為打死他都不可能想到,洛孤邪這等人物竟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舉。

青色玄光直中最前方的火域之上……洛孤邪雖是受創之下的猝然出手,但依然非火破云所能抵擋,他強行撐起的火獄瞬間崩碎,散成漫天火光,火破云亦是一聲悶哼,連退數十丈,嘴角涔涔滲血。

火破云如今畢竟是四級神主,雖無法完全擋下,但亦削弱了洛孤邪的力量,并讓青色玄光的方向發生了偏移。后方,水媚音手兒一拂,一層水幕若隱若現。

砰!

一聲輕響,碰觸在水幕之上的玄光如觸鏡面,方向陡轉,折射向了遙遠的西方……

轟!!!!

西方的世界炸開了一道沖天而起的青色光幕,光幕之下,數百里區域暴風席卷,化作徹底的災厄煉獄,萬靈無生。

夏傾月手掌收回,默默看了火破云和水媚音一眼。水媚音剛才那剎那的玄氣釋放,讓她微微心驚。而火破云……則分明是在拿命抵御。

“破云兄!”云澈迅速閃身,來到了火破云身側:“你沒事吧?”

“沒事,些許小傷。”火破云搖頭,呼吸卻頗為急促,他抬目看向洛孤邪,猛一咬牙:“孤邪前輩……怎會做出如此卑劣不堪的舉動……嘶!”

而另一邊,沐玄音已是勃然大怒,剛剛斂下的玄光在一剎那間猛烈爆發,驟釋的玄氣將宙天神帝都斥開數步。

砰!

沐玄音的手掌狠狠的轟在了洛孤邪的后背上……她盛怒之下,根本毫無憐憫和保留,一道冰凰之影在洛孤邪后背爆開,發出如蒼穹炸裂般的巨響!

以及,刺耳到極點的骨裂之音。

洛孤邪一道血箭直噴到數里之外,身上亦崩開幾十道裂痕,整個人像是個被戳破了的血袋,在風雪中灑血飛出。

沐玄音手上藍光一閃,雪姬劍凝聚寒芒,寒芒之下,是猛烈到近乎失控的煞氣與殺意,在一束驟閃的光幕之中直刺洛孤邪。

這一劍所蘊的寒氣與殺氣讓宙天神帝面色一變,急聲喊道:“暫且收手!”

這一劍,分明是要取洛孤邪之命!

他的身影急掠而出,一道無形的玄氣快速阻在了沐玄音的前方。但……沐玄音瞳中寒光沒有絲毫消逝,反而陡然一閃,雪姬劍驟刺,宙天神帝倉促釋放的阻擋之力如一層布帛般被完全撕裂,一道藍光亦同時襲至,直轟在宙天神帝的腦門之上。

砰!

一聲爆響,冰芒炸裂,宙天神帝被當空震翻十幾個跟頭,他身體強行停穩時,沐玄音的

雪姬劍距離洛孤邪已只有三尺之距,劍尖所指,正是她心口所在。

洛孤邪被沐玄音盛怒之下的一擊直接轟掉半條命,背脊碎開十幾道裂痕,幾近崩斷,而此時,臨近她的,卻分明是一股死亡氣息!

她不敢相信,沐玄音這一劍竟真的是要取她之命……就如沒人相信她洛孤邪竟會忽然出手襲殺云澈一樣。

她畢竟是洛孤邪,倒飛中的軀體生生轉過,口中怪叫,手臂揮舞,一股風暴拼死卷向越來越近的雪姬劍。

嘶啦!

洛孤邪殘破狀態的力量又怎么可能阻擋沐玄音的盛怒之力,風暴毫無疑問被一瞬撕裂,但雪姬劍的劍芒所指亦發生了些微的偏移,驟刺在洛孤邪的右臂之上,剎那停滯,然后直穿而過。

隨著一聲刺耳的布帛撕裂聲,洛孤邪的右臂被雪姬劍齊整的切下,卻來不及灑出半滴血珠,便已被凍成一塊徹頭徹尾的冰雕,而雪姬劍綻放的余力重掃在洛孤邪的軀體上,讓她再噴一道血箭,狠狠的砸向了下方。

沐玄音身體陡轉,雪姬劍冰芒再閃,再次直刺洛孤邪……而這時,她身前紫芒閃現,夏傾月身影現出,右手抓住雪姬劍上,紫芒釋放間,將雪姬劍牢牢定格在她的指間。

看著沐玄音,迎著她驚人的煞氣和殺意,她緩緩搖頭:“沐前輩,不要殺她。”

“……”沐玄音目光陰冷的無比嚇人,身上蕩動的明明是寒氣,卻暴烈如沸騰的火山,她的胸口在劇烈的起伏著,身上、劍上的寒芒狂亂的閃動,她看著夏傾月,足足數息,劍上的寒芒才終于緩緩弱下。

夏傾月手掌松開,沐玄音握劍的手臂也緩緩垂落。

的確,她不能殺洛孤邪……

洛孤邪雖已脫出圣宇界,但她畢竟是圣宇界王洛上塵之妹。而自她成為洛長生之師后,原本幾乎從不踏足圣宇界的她也開始久居圣宇界,大有回歸之勢。

洛孤邪再怎么傷都好,但,若是殺了她,圣宇界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善罷甘休。

沐玄音一個人可以不懼,但吟雪界不得不懼!

感受著沐玄音雖煞氣猶在,但氣息已開始收斂,宙天神帝亦是長舒一口氣……而此刻回想她盛怒之下所爆發的玄氣,他心中掀起萬丈波瀾。

失去右臂的洛孤邪砸落積雪之中,她大口的噴著血,連番掙扎,卻是許久都無法站起。

沐玄音垂目看向她,目光比任何一刻都要冰冷:“洛孤邪,你給我聽著,本王今天不殺你,以后,你若想報復,本王隨時奉陪。”

“但,若你敢傷及云澈……我必親手宰了洛長生!”

沐玄音之言讓洛孤邪眼中恨光閃動,但當“洛長生”三個字從沐玄音口中帶著殺意說出時,她如被刺中死穴,猛的抬頭,瞳孔在恐懼在瑟縮:“你……你……”

她想說“你敢”兩個字,但,沐玄音可怕如噩夢的實力她剛剛親身領教,那股差點將她葬入死地的殺意更是近在咫尺……連她洛孤邪都敢下死手,她如何不敢?!

她沒有再說一句話,也沒有再看任何人,她顫抖著站起,又連噴好幾口血后,才艱難飛起,逐漸遠去……回到了她來時所乘的折星殿,狼狽遁離。

她為泄恨、雪恥而來,得到的,卻是一場徹底的挫敗和更大的恥辱。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424章 暴怒,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下一篇  第1425章 施恩

標題:第1424章 暴怒   地址:http://www.yypurg.tw/2907.html
北京单场几天开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