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1445章 千葉梵天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四卷 緋紅之劫 - 第1445章 千葉梵天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四卷 緋紅之劫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ypurg.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云澈與夏傾月在前,腳步不緊不慢。

兩梵帝神使在后,卻不敢出聲催促。因為其中一人可是月神帝,雖然他們有資本輕視王界之下的一切,但月神帝前,他們豈敢有半點造次。

月神帝的背影極美,但他們都頭部微垂,連直視一眼都不敢。

至于云澈,雖然他們恨得牙癢癢,卻是再也不敢出言得罪。

夏傾月雖是忽然現身,然后提出與云澈一同前往,但一路之上,她卻是始終沒有說話,眸光更如一汪秋水,瀲滟而平靜。

云澈感知了一下身后兩人的距離,終于忍不住開口,壓低聲音道:“傾月,你什么時候來的?”

“三日前。”夏傾月回答,聲音輕柔,又帶著似有似無的漠然。

“據說,這次宙天大會,東神域所有神主都必須參加。如此說來,月神界的所有神主也都來了?”云澈問道,倒不是他對月神界有多少神主感興趣,更多是沒話找話。

“身為王界,核心力量不會輕易暴露,更不會傾巢而出。”夏傾月淡然道:“宙天神界之令,東域萬界無人可逆……但,絕不包括王界。”

“……原來如此。”云澈點頭。的確,身為王界,又怎會在緋紅真相揭開前真的出動所有頂級力量。

他沒有再糾結此事,目光側過,看著夏傾月的側顏,一直看了好一會兒……但夏傾月卻靜默如前,沒有因他的直視而有絲毫的眸光變化與神情變動。

“傾月,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又是如何成為月神帝,但,這真的是你所愿嗎?”

他問出這句話時,目光依舊看著夏傾月的側顏,心緒卻是分外復雜。

夏傾月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王界神帝,當世最尊貴的身份,別人千世萬世都不敢奢望。但以我對你的了解,我總覺得……這并不是你心甘情愿的選擇。”

夏傾月終于側眸,很輕的瞥了他一眼,幽然道:“你真的有你認為的那么了解我嗎?”

“……”云澈一時語塞。

兩人許久都沒有再說話,兩人之間的氛圍,和四年前他們在神界重逢……完全完全的不一樣。

“傾月,”云澈的聲音帶上了些許復雜的情緒:“當年,我們成婚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你對我而言遙不可及,唯獨我從不這么覺得。上一次重逢,在遁月仙宮中,我靠近時你毫無顧忌……但這一次,我卻總覺得好像與你已經相隔了很遠的距離,甚至有一種……或許聽起來很可笑的敬畏感。”

“并沒有什么可笑的。”夏傾月輕語:“在你師尊面前,你亦是如此,對嗎?”

云澈:“……”

“因為,你太弱了,僅此而已。”夏傾月看著前方,美眸泛動著琉璃般的紫光:“我不僅是月神界歷史上第一個女性神帝,亦是第一個不以‘月’為姓的神帝,你可知為何?”

“……”云澈眉頭動了動。入大宗門,到了一定階層,一般都會改為宗姓。而這對弟子而言,非是為難,而是一種很大的榮耀,宗門越強,榮耀便越大。

當年,沐冰云便欲給予云澈沐姓,被云澈拒絕,而她并未勉強。

而夏傾月……在為“月”為信仰的月神界,封帝的她卻依舊以“夏”為姓,在這外人看來,簡直不可理解。

“因為,在月神界,我是規則的制定者與修改者,而你,則一直都是規則的服從者。你若能明白這兩者的差距,便不會問剛才那個問題。”

云澈歪了歪嘴,似乎有些不以為然,他慢吞吞的道:“好好好,現在的你是規則的制定者,你說什么都對……其實我倒覺的,你在刻意的疏遠我。”

夏傾月:“……”

云澈聲音小了幾分,語氣頗為不忿:“那日在吟雪界,你都為我而來了,卻話都不和多說一句便走了。”

“你我在四年前已是情斷,已非夫妻。我既已為月神帝,自該一生奉于月神界,前緣皆為塵埃。至于那日,我并非是為你,而是為了吟雪界。”夏傾月很平淡的說道。

“是是,你說的都對。”云澈卻顯然沒將她這些話放在心上,忽然轉口道:“對了,有件事還沒告訴你,我已經找到了月嬋……呃,你月嬋師伯了,她現在一切安好。”

“我知道。你們的女兒,應該十四歲了吧。”夏傾月道。

“呃?”云澈面露訝色,隨之恍然:“肯定是我師尊告訴你的。說到我師尊……她不僅是我師尊,還是我在神界最大的恩人與貴人。她對我特別的好,好到……說出來一定會讓你覺得不可思議的那種好。”

“我甚至經常會想……她為什么會對我那么好呢?”

夏傾月:“……”

“對了,不僅你月嬋師伯安然無恙,冰云仙宮現在已經是天玄大陸的四圣地之首,宮主是慕容師伯。夏叔叔現在已經是黑月商會的副會長,每天過的都很愜意悠閑。元霸就更不用說了,皇極圣帝之名威風的很,而且現在也已經成就神道……借助神曦給的一滴生命神水。”

神曦?

云澈陳述中順口而出的一句稱呼,讓夏傾月的眉頭猛的一動。

“妻妾成群,父母安康,女兒無恙。一切既然如此安好,還好不容易擺脫了神界的目光與牽絆,你為何還要回來?”夏傾月問道。

“……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了。”云澈沒有明確回答,反問道:“你呢?又準備什么時候回下界……”

他的聲音忽然變得極低:“殺了千葉之后嗎?”

“月神帝……云公子,我們到了。”

耳邊傳來梵帝神使的聲音,他們站到前方,頗為恭敬的道:“神帝大人已在內等候,兩位請。”

夏傾月同至的消息,他們早已傳音告知。

殿中空無,唯有一人。他一身簡單的青衣,足下無靴,面孔儒雅白凈,一頭黑發束起,直垂腰際。

隨著云澈和夏傾月的走進,他轉過身來,一臉溫和的笑意。

任誰第一次見過他,都絕不敢相信,這個如清風一般溫雅的男子,會是東神域四大神帝之首……梵天神帝!

一個真正只手遮天的人!

從他的身上,會感覺到一股帝王凌威,會感覺到遮天的氣場,卻不會讓人戰栗和恐懼。

就如一把有著制裁萬生之利,卻從不會出鞘的劍。

“吟雪弟子云澈,拜見梵天神帝!”云澈停步拜道。

“呵呵,不必多禮。”千葉梵天腳步向前,主動相迎,謙和的姿儀與淡雅的微笑,毫無神帝之態,反像個平輩之交的青年人。他上下打量著云澈,嘆道:“當年聽聞你隕落星神界,本王扼腕嘆息許久,今知你安然無恙,本王心中大慰。”

“謝梵天神帝記掛,晚輩不勝惶恐。”云澈微笑。

千葉梵天頷首,目光轉向夏傾月:“當年的琉璃之女,如今的月神之帝。非出身月神界,更無血脈之系,卻能讓月無涯甘將紫闕神力與神帝之位給予你……呵呵,相信月神界有你這位新神帝,未來更是可期。”

夏傾月似笑非笑:“梵天神帝過獎。本王初登帝位,一切皆淺薄之極,步步如履薄冰,將來,還需多向梵天神帝請教。”

“呵呵,那是本王的榮幸。”千葉梵天笑了起來:“不知月神帝今日到訪,可是為了‘請教’一事?”

“不,”夏傾月的美眸微瞇,身上微泛起些許危險的氣息:“本王只是偶然得知梵天神帝令云澈前來為你化解邪嬰魔氣,所以便一同前來,想要看看你梵天神帝的臉皮為何竟能厚到如此程度。”

“……”這忽然帶上極強攻擊性的一句話,讓云澈的眉頭猛的一跳。

“哦?”千葉梵天絲毫沒有氣惱,而是面露訝色:“月神帝這話,本王可就聽不懂了。”

“那本王便讓你聽懂。”月神帝美眸微轉,深邃的紫色瞳孔帶上了懾心的威冷:“四年前,云澈是因何逃往龍神界?他被你的好女兒千葉影兒種下了梵魂求死印,在求死不能的折磨之下,只能前往龍神界求助龍后神曦。而本王,亦險些命葬千葉影兒之手!若非有人出手相救,本王別說在月神界封帝,還有沒有命在,都是未知。”

“如今,你卻請云澈來為你凈化邪嬰魔氣……這般厚顏,本王當真是嘆為觀止。”

“竟有此事?”千葉梵天面露驚色,然后搖頭:“小女生性頑劣,從小便不愿受本王管束,但也不至于……”

“那梵天神帝可是認為本王信口胡言?”夏傾月冷言打斷他。

“呵呵,月神帝之言,自是字字萬鈞,豈會有假。”千葉梵天苦笑一聲:“小女竟曾惹下如此大禍,本王著實汗顏。”

“如此說來,梵天神帝的確是并不知曉?”夏傾月美眸中冷色頓去,似乎是信了千葉梵天的話。

“絲毫不知,否則……”千葉梵天搖頭一嘆,向云澈道:“云澈,小女性情一向孤僻頑劣,相信你也有所耳聞。她在神界有著‘神女’之名,卻從未將任何男子放在眼中,唯當年對你生意,卻被你當眾而拒,因而難免心生芥蒂。”

“哎,本王那時規勸過她,卻沒想到,她竟會因此心中生怨,作出如此過激之舉。此事,本王回界之后,定會對她重重斥責。”

“……”云澈嘴角狠狠抽搐。

“不過話說回來,卻也因小女任性之舉,你得以在龍神界受龍后照拂,還得其授光明玄力。這也是因禍得福,不僅是你個人之福,亦是我東神域之福啊,呵呵呵呵,妙哉。”

千葉梵天溫然而笑,而云澈卻是心肝脾肺腎都在哆嗦。

萬里追殺……梵魂求死印……這何止是不共戴天之仇!而千葉梵天三言兩語,竟成為了因他當眾拒其“下嫁”而心生不忿的任性之舉!

特喵的全都怪我咯?

后面又是兩三句話,云澈從受害者,變成了天大的受益者。

我還得謝她不成?!

真特么……不愧是梵天神帝!

“既然梵天神帝絲毫不知,那本王,自然也無理由怪責。”月神帝就這么不再追究:“云澈,既受邀前來,便為梵天神帝化解魔氣吧。能讓梵天神帝這等人物承你之恩,這可是別人做夢都求不來的大好事。”

梵天神帝笑呵呵道:“先前聽宙天之言,本王還尚存一分懷疑。如今月神帝亦如此說,看來,你習得光明玄力的事可確信無疑了。本王這些年深受魔氣折磨,若你能為本王化之,本王定會記你之恩。”

云澈點頭,向梵天神帝道:“晚輩自會竭盡全力。”

擺好陣勢,云澈手掌伸出,掌心之中光明玄力緩緩閃耀。

純凈的白光映照千葉梵天平淡如水的面孔……在神圣光芒耀起的剎那,他的眼瞳有了一瞬極其輕微的變動。

而夏傾月靜立于云澈身邊,沒有離開。

“主人,你……真的要幫他嗎?”云澈的心海之中,傳來禾菱柔弱的聲音。

“嗯。”云澈回答:“禾菱,我知道,你恨極梵帝神界的人,你的仇,我也從未忘記過。但,我們現在力量太弱,根本沒有半點與他們抗衡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足夠的靠近和了解……眼下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另外,也算是自保的手段。”

“我明白。”禾菱輕輕的道:“我只是……只是……”

“你放心吧,我有自己的打算。”云澈安慰道。

“嗯……我聽主人的話。”

云澈手掌前推,一團白色的光華碰觸在千葉梵天的身上,開始驅散著他體內的魔氣。

云澈的面色很是平靜,雙目緩慢閉合……在完全閉合的剎那,卻微閃過一抹危險的冷光。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445章 千葉梵天,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標題:第1445章 千葉梵天   地址:http://www.yypurg.tw/2928.html
北京单场几天开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