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1454章 唯一希望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四卷 緋紅之劫 - 第1454章 唯一希望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四卷 緋紅之劫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ypurg.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云澈的忽然站出,和他的言語,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但緊隨而至的,是滿臉的嘲弄和憐憫……

宙天神帝這等人物,不過一言阻止,便被連帶死罪。而作為這里的最弱者,一個莫名跟著到來,最沒有資格說話的人,他居然敢跳出來……是蠢不可及,還是嫌自己活太久了?

能否聽你一言?面對魔帝,這句話在他們看來多么愚蠢可悲。

“云澈哥哥!”水媚音驚喊出聲。

“你……”水千珩兩眼圓瞪,心急如焚,但全身在極度的驚懼之下,卻是難以動彈。

但馬上,所有的神情,逐漸被驚疑所代替。

因為,在云澈的這句話下,劫天魔帝……竟然就這么停滯在了那里,伸出的手掌定格在半空,上面的黑氣沒有再凝聚和釋放,反而忽然變得飄忽不定。

而她的一雙深淵魔瞳,生生的定在了云澈的身上……

一息……兩息……三息……都沒有移開。

“……?”本已滿心絕望,閉目待死的宙天神帝睜開眼睛,懵然看著忽然變得有些詭異的畫面,不知所措。

場面變得無比怪異,所有人的呼吸屏起,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怎……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難不成……這個魔帝在外混沌空虛數百萬年,然后一眼看上了這個小白臉!?

這時,忽如一陣暴風卷起,劫淵手上的黑氣崩散,壓制在宙天、千葉、星神、月神上的黑暗魔息也全部消失。風暴之中,劫淵的身體橫穿空間,驟現在云澈的身前,青黑的五指穿過他身上的血色玄氣,抓向云澈的脖頸……

又在剎那遲疑后,手指猛地向下,抓在了他的衣領上。

她盯著云澈的眼睛,一雙黑瞳,在他身上所釋的玄光下隱隱顫動:“你……為什么會有‘他’的力量!?”

以她的力量,要泯滅云澈釋放的玄氣,連出手都不用,不過一念之間。但,如此之近,手掌已抓在他的身上,卻是似乎沒有去泯滅他身上的玄氣,任由血色的玄光碰觸著她的軀體和眼睛。

因為,那是邪神訣第五境“閻皇”的力量!

云澈沒有掙扎,就連原本的忐忑和恐懼,都反而消卻了幾分,因為他怕的不是魔帝的這般舉動,反而是她毫無所動,而,劫天魔帝的反應,遠比他預想的還要劇烈。

“因為,我是‘他’力量和意志的繼承者。”在今劫天魔帝近在咫尺的注視之下,他臉色平靜的說道……雖然內心其實慌得一筆。

(因為劫天魔帝只要一口氣不小心喘的太大,都能直接殺了他。)

在劫天魔帝現身之時,這些神界大佬個個駭的心膽欲裂,唯有云澈一直抱有著幾分樂觀。如果那只是一個魔帝,云澈定會和其他人一樣灰暗絕望,但云澈更知道,她是魔帝的同時,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邪神的鐘愛之人。

作為提早結束自己的存在而給后世留下希望,冰凰神靈口中“最偉大的神靈”,他相信,能得邪神不惜打破禁忌付諸情感,連乾坤刺都送予的劫天魔帝,本性上絕非一個殘暴絕情之魔。

而以她魔帝層面的生命與意志,他亦相信,數百萬年的外混沌生存,會讓她恨滿心魂,但不足以改變她的靈魂本質!

他相信……也必須相信,自己可以讓她有所觸動。

世界比任何一刻還要冷寂,所有人呆若木雞,他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更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閻皇”狀態下的玄氣,是猩血一般的顏色,在昏暗、壓抑、森冷的空間,顯得無比灼目。

世界又一次短暫定格,唯有劫淵抓在云澈衣領上的手掌在緩緩的收緊著,兩人的面孔和視線,相距不到半尺之距,云澈看的清清楚楚,她布滿傷痕的青黑面孔,在輕微的戰栗著……似乎在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他’……也死了嗎?”劫淵出聲,短短五個字,竟說的無比艱難。

劫淵的反應,讓云澈心涌激動。他無比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云澈輕輕點頭:“在百萬年前,神族和魔族就已經全部絕滅……元素創世神,是最后一個隕落的神靈。”

在劫淵和劫天魔族被放逐之時,世上還沒有邪神,唯有元素創世神。

云澈的這句話,劫淵之外,所有人也都聽得清清楚楚。

作為當世最高存在,又已知曉緋紅真相的他們,在這時全部心中劇烈一動,放大的瞳孔直直盯向云澈身上的血紅玄光……腦海中,亦同時浮現起他在玄神大會駕馭三種元素之力,又以神劫敗神靈,神靈敗神王的驚世之舉……

“難……難道……”宙天神帝喃喃低吟。

劫淵的手掌猛地收緊,云澈衣領頓時化作一片漆黑的碎屑。

黑暗的瞳孔在混亂的顫蕩,云澈清晰感覺到一股極深的痛苦與悲戚從劫淵的身上蔓延,她的手抓在了自己的額頭上,牙齒緊緊的咬起:“呃……呃呃啊……呃……”

就像是一頭忽然絕望了的野獸,發出著晦澀扭曲的悲鳴……這是來自魔帝,一種擊潰魔帝意志的悲傷……

“死了…死…了……死……了……”

咯……咯……咯咯……那是咬齒欲碎的聲音。

所有人呆在那里,就算云澈也是一臉驚呆。劫淵的反應,比他設想的最好的結果,還要強烈太多太多……

隔離了幾百萬年,盈恨了幾百萬年,歸來的劫天魔帝對于邪神,居然……

不是說,地位越高,力量越強,壽元越長,越會淡薄一切情感么,就像星絕空那般……為何,劫天魔帝的反應,幾乎要比一個失去摯愛的凡人還要強烈?

“逆玄……你為什么會死……為什么……不等我回來……”她的手指,在扭曲中幾乎陷入頭顱,身體,更是顫抖如浮萍……

所有人的視線、心魂都出現了劇烈的恍惚,他們無法相信,她竟是剛才那個威凌駭世,彈指抹滅三梵神,讓他們驚懼絕望的劫天魔帝。

逆玄……云澈在心中輕念:這就是邪神的本名嗎?

邪神不但舍棄了元素創世神的神名,似乎連本名都舍棄。那些上古典籍之中,沒有任何一部記載著邪神的本名。

“我在……外混沌……不甘死去……不僅是為了復仇……更為了……遵守與你的約定……為什么……為什么失信的是你……為什么……為…什…么……”

從她的指縫之中,云澈,竟看到了一抹一閃而過的淚光。

但下一瞬,她忽然抬頭,目光盯死云澈,沉重的哀傷,在一瞬間又化為無盡深淵般的黑暗威壓:“他死了……你……不是他!你只是……受他恩澤,得他力量的凡靈!憑你……也配置喙本尊!”

“憑你……一介卑微凡靈……也配繼承他的力量!!”

她的話語依舊帶著輕微的顫抖……元素創世神,她的丈夫已死,這件事對她的沖擊,絕非任何人,任何生靈所能理解和感同身受。

她如是說著,但,她身上那可怕魔息卻在不由自主的收斂,再收斂……仿佛唯恐傷到眼前這個脆弱的凡靈。

云澈道:“晚輩明白。晚輩的確只是一介凡靈,卻一生蒙受元素創世神的大恩,此生無以為報。晚輩更不曾奢望能得魔帝前輩哪怕一眼的平視,只是,請求魔帝前輩看在晚輩所身負的力量上,容許晚輩向你說一些話。”

云澈的話是說給劫淵,卻在在場每個人的心中都響起驚天轟雷。

元素創世神……邪神……

云澈在封神之戰一戰驚世,他身上不斷展露爆發的特殊力量,引得無數人猜測,無數人覬覦。

今日,他們才知,云澈的身上,竟是邪神的神力傳承!

從未出現過的創世神傳承!

星神界的六星神同樣面露震驚之色……當年在星神界,天元星神荼蘼一口喊出云澈很有可能有著邪神的神力傳承,但,那時畢竟都只是猜測,任何人面對這樣的猜測,都難以真正相信。而現在……劫天魔帝和邪神的關系,劫天魔帝的反應,云澈的親口承認……再無人能有任何懷疑。

難怪……難怪云澈火、冰、水三系神力都可以駕馭的出神入化,難怪,他可以在神道,都跨越一個大境界挫敗對手……他繼承的是創世神的力量,是比真神傳承,還要高出一個層面的力量!

如果,這件事是在今日以前被揭開,引發震動的同時,必然還會引來無數的覬覦和貪婪……就如千葉影兒。

但現在,他們在震驚之余,同時萌生的是激動……還有隨之而來的希冀。

他們忽然明白了云澈站出來的原因,更清楚看到了劫天魔帝面對云澈身上的力量時那異常到讓人難以置信的反應。

他們看向云澈的眼神完全的變了,仿佛在黑暗世界中忽然看到了明亮的曙光。宙天神帝抬起手來,嘴唇開合,卻不敢發出聲音,他看著云澈的目光,充滿了希望……和請求。

或者說哀求……

終于,劫淵給了云澈回答:“告訴我,‘他’是怎么死的?”

劫淵的這句話,無疑是答應了給云澈一個與她說話的機會!

眾人的眼睛都一下子亮了數分。

無法形容他們內心是怎樣的一種震動和復雜……他們是當世的主宰,只有他們有資格應對這場劫難。

但迎接他們的是徹底的無力與絕望。而這忽然而至的希望,卻是系在一個“混”入宙天大會,層面遠遠低于他們,壽元也才不過半個甲子的小輩身上。

云澈微舒一口氣,道:“當年,在前輩遭遇暗算之后,魔族與神族的關系日益惡劣,后來,誅天神帝末厄因過度使用始祖劍而壽終隕落,誅天始祖劍成無主之物……以此為導火索,兩族展開惡戰,無數的魔族、神族在長久的惡戰中相繼隕落……”

云澈的講述略帶巧妙,用了“暗算”二字,提及上古兩族時,也都是魔族在前。

“……最后,魔族在潰敗之下,解開了邪嬰萬劫輪的封印,而邪嬰萬劫輪不為任何人所控,劫持了永夜魔族的魔君為自身載體,結合天毒珠之力,釋放出了極致魔毒‘萬劫無生’,葬滅了所有魔與神,包括……元素創世神。”

云澈年紀畢竟太輕,上古典籍翻閱過的很少。但還是盡可能詳細的敘述了一番那個在神界人人盡知的滅世之劫。

劫淵默然的聽著,一直不發一言。而云澈說完最后一句話時,她的黑瞳猛地一動,出現了云澈預料之外的反應。

“不,不對!”劫淵搖頭,目沉如淵:“他是天毒之主!他的天毒珠,怎么可能會被邪嬰所劫!”

“……呃?”云澈愣住。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454章 唯一希望,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標題:第1454章 唯一希望   地址:http://www.yypurg.tw/2937.html
北京单场几天开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