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1532章 萬念成魔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十五卷 萬念成魔 - 第1532章 萬念成魔

書名:逆天邪神  目錄:第十五卷 萬念成魔  作者:火星引力

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由于百/度/轉/碼問題,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ypurg.tw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記住了嗎?

對云澈的追殺令又一次在東神域鋪天蓋地的傳開,隨之快速的蔓延至西神域與南神域。

如今,三方神域無人不知道云澈成為了魔人,而且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滔天罪惡,并且因其身負邪神神力,若不早日誅殺,未來必會造成極大的威脅。

一時間,太過強烈的動靜,幾乎在告訴著神界所有人,如今誅殺魔人云澈,是勝過其他一切的頭等大事。

至于他究竟犯下了怎樣的滔天大罪……似乎并沒有哪個王界提及。

而魔帝歸世,云澈救世的消息,更是一個字都沒有被傳出……一個字都沒有。

不僅王界,在清楚看到眾王界的態度后,那些知曉真相的上位星界都不需要被提醒,全部老老實實的選擇了沉默。

因為現在能決定命運的已不再是劫淵和云澈,而是王界!

而眾王界中,追殺力度最大的是宙天神界,短短一天時間,宙天神帝親自發出了整整六次宙天之音……破壞緋紅通道時他大損精血,和沐玄音交手時被斷了半只手,隨后又被云澈以月挽星回重創,但他卻絲毫沒有要療養的意思,不但親自下令安排,在稍聞蛛絲馬跡后,也都會親自趕赴……似乎必須親眼目睹云澈的滅亡才會真正安心。

他開出的獎賞也格外夸張,提供線索者將給予大量神晶,而輔助或親手生擒、擊殺云澈的人,將永久成為宙天神界的弟子。

哪怕是出身再平凡,地位再低之人,若是能幫助生擒或誅殺云澈,便可一夜成為王界之人。

這個誘惑,無疑如天之大,引得無數玄者為之癲狂……尤其是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玄者,更是瘋了一般的四處找尋,做著一夜踏上王界的美夢。

似乎都已完全忘了……得到玄神大會封神第一的云澈,曾是所有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驕傲。

宙天神帝誓殺云澈的行動與決心,堅決到了讓所有人都為之驚訝的程度。

不過,宙天神帝從未將那個可怕的預言告訴任何人,也禁止天機三老將之公開。

誅殺云澈……在接下來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都將是在神界土地響起次數最多的四個字。

……

……

遙遠的東方,一個貧瘠荒蕪,幾乎不見生靈的下界星球。

一個男子蜷坐在干枯的大地上,他的白衣遍染猩血,血跡早已干涸,但他毫無所覺……他的懷中,緊抱著一個雪衣女子,只是,雪衣上象征著吟雪界最崇高身份的冰凰銘紋,已被完全染成了血色。

他緊緊的抱著女子,眼神空洞,一動不動,如沒有生命的雕塑,如一幅悲涼凄傷的畫。

這個世界荒蕪而安靜,沒有人會打擾他們。時間無聲流轉,不知已過去了多久,或許幾個時辰,或許幾天,或許幾年……

直到,一陣枯風吹起,在這幅凄冷的畫卷上鋪開層層沙塵。

禾菱現出身影,她輕輕跪在云澈身側,手兒伸出,但即將碰觸到他的衣角時,卻又緩緩收回。

這些天發生的所有一切,她都清清楚楚的看著眼中,他從一個救世的英雄,人人贊頌的神子,在完成救世之后,卻一夜之間被奪去所有,還成為被舉界追殺的魔人……

何其的諷刺,何其的悲涼。

她是距離云澈靈魂最近的人,那種痛苦、灰暗、絕望……只是碰觸到那么一點點,都會讓她靈魂撕裂般的劇痛。

在木靈的世界里,這個世界始終都是殘酷的。

尤其是禾菱……她的父母、她的族人一一死于其他種族的貪婪,就連她最后的親人,也是最后的希望寄托禾霖,也永遠離開,她都未能見他最后一面。

她本以為,世上已不可能再有比這更殘酷,更絕望的事。但……

“主人,”她輕輕的出聲:“讓師尊好好休息吧。”

“……”云澈毫無反應。

禾菱不再說話,安靜的陪伴在他的身邊。

當年,神曦不止一次的對她說,云澈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其他玄者若是有著云澈的天賦和際遇,定會滋生越來越強大的渴望與野心。但他卻不是,在輪回禁地的那段時間,她從他身上感受最多的,便是牽掛。

他對情義的看重,勝過對玄道權勢的追求……而且是遠遠勝過。

哪怕他已在神界揚名,卻沒有哪怕一丁點舍棄下界的心念,對王界拋出的橄欖枝都全部拒絕……因為他的家在下界,他不會留下。

而哪怕他到來神界,也不是為了追求更高位面,而僅僅是要找到他心中牽掛的那個人。

是的,哪怕成為救世神子,哪怕與各大神帝平等相交,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依舊是他的家人,他的妻女,他的紅顏……

卻也是因此,天殺星神甘為他化身邪嬰,甘與他永歸下界;沐玄音甘為他舍棄吟雪界,甘為他以身相殞……

但是,這不是他想要的回報……

與云澈性命相連的這些年,禾菱所看到的云澈,正是神曦口中所描繪的那個人。

但,這些對他而言,生命里最重要的東西,全部失去……

全部……

嘀嗒……

一滴冰涼的水滴落下,點在了禾菱的臉頰上,讓她抬起頭來,看向了不知何時悄然暗下的天空。

更多的水滴落下,這個常年枯蕪的世界忽然下起了雨,而且越來越大,轉眼傾盆。

暴雨打濕著女子的雪裳,澆淋著她已毫無冰芒的長發……男子依舊一動不動,似一個已徹底沒有了靈魂與觸覺的軀殼。

“主人,”雨幕之中,響起禾菱的泣音:“師尊其實一直都是一個很愛美的人,從來不愿意讓自己的發絲凌亂……尤其在主人面前,所以……所以……”

“……”云澈昏沉的眸光輕微顫動,緊抱著沐玄音的手掌無聲戰栗,失色許久的瞳光中,緩緩映現出沐玄音的身影。

沒有了生命氣息的她,依舊美的像是畫卷中的無塵神女,任誰都會一眼銘心,永世不會忘卻。

師尊……

不,她不是師尊……

不是吟雪界王……

是將他逐出師門,為他舍棄生命和吟雪界……沒有任何他人的意志干涉,完完整整,只屬于他的沐玄音。

可是,這美好的擁有,為何卻如此短暫。如綻放七彩光華,卻轉瞬凋零的泡影。

他上身支起,動作無比的緩慢僵硬,像是一個斷了線的木偶。

玄光微閃,一個釋放著微弱瑩光的水晶棺出現在前方……紅兒當年所沉睡的永恒之樞。

雨點越來越疾,越來越亂,黏.濕的頭發遮擋著他的視線,他卻絲毫感覺不到雨水溫度,他屈身跪地,將沐玄音的身體很輕,很緩的放入永恒之樞中。

他的手掌顫抖著按下,釋放出蒼白的光明玄光,凈化著她身上所有的血跡和污穢,釋去所有的雨水與濕痕。

手臂再次抬起,一聲輕響,永恒之樞被緩慢的合上……一如云澈封閉的心魂。

……

“為了天殺星神,明知必死,明知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還要只身遠赴星神界,用死亡換取力量來為你們陪葬,多么的威風凜凜,多么的感天動地。”

“呵!你死的痛快慘烈,死的一往深情,對得起你的天殺星神!但……你可知,有多少人為了能讓你活命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冒了極大的風險,甚至險些搭上整個星界的未來,才讓你有了在龍神界茍存的機會,而你卻明知必死還要去赴死……你可對得起她們!?你可對得起自己!?你可對得起你在下界等你歸去的妻妾家人!”

“除了天殺星神,你還對得起誰!”

“不許叫我師尊……我收你為弟子,許你任用冥寒天池,予你全界最好的資源,為讓你盡快成就神劫境,放下宗門所有,親自帶你修行,日夜不離……這就是你對我,對吟雪界的回報!?”

“我沐玄音沒有你這般愚蠢的弟子!”

……

那是沐玄音罵他最狠的一次,那日她的眼神,她的怒意,還有每一話重責,他都絲毫不敢忘記。

但為什么……你卻……

身為師尊,卻犯下和弟子一樣……不,是更加傻,更加重的錯誤……

又是一抹玄光閃過,永恒之樞被他帶入了太古玄舟之中。因為他知道,沐玄音最喜歡的是藍色,在太古玄舟的世界,她可以面對無際的蔚藍蒼穹……而不是天毒珠世界中的永恒幽綠。

瞳眸中失去了沐玄音的存在,那一瞬間,他的眼瞳,他的世界,都忽然變得一片空洞。

他腳步挪動,迎著暴雨走向前方,他的腳步僵硬緩慢,如一個遲暮的老人,雙目昏暗的看不到一絲明光……他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不知自己該去哪里,還能去哪里,未來又在何方。

他只知道,自己不能死,因為他的命是沐玄音用命換來,因為這是她最后的愿望。

可是,為什么活著會這么痛苦……這么絕望……

“主人……主人!”

禾菱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后,一聲聲的呼喚著,卻無法讓他有絲毫的反應。

一聲輕響,一塊凸起的石頭絆在了他的腳尖,讓他重重的撲倒在地。

他的手臂以一個扭曲的姿勢重砸在地,砸到了一枚從他脖頸甩出的硬石上……那一串他一直戴在脖頸,從不舍得取下的琉音石。

“爹爹,無心想你啦。”

凌亂冰冷的雨幕中,響起少女嬌甜的軟音。

云澈伏地的軀體一下子定在了那里,灰暗的眼瞳,僵硬的軀體瘋狂的顫抖……戰栗……

“啊……呃……”他像是被人死死扼住了喉嚨,發出無比痛苦干啞的聲音。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一只靈魂盡碎,徹底崩潰的惡鬼,他嚎啕大哭,絕望嘶叫……他用頭瘋狂的撞地,手臂瘋狂的捶打著頭顱……

“呃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哭嚎一聲比一聲凄厲,喉嚨似乎都已被完全撕裂,讓人無法想象是怎樣的痛苦竟讓一個人發出比惡鬼還要凄慘的哭聲,他的頭顱、手臂、身下蔓開大片的血跡,但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痛苦,拼命撞擊著地面,轟砸著頭顱……

本以為已哭干的眼淚,瘋了一般的奔瀉著,傾淋的暴雨和飛濺的血流都來不及沖刷……

禾菱沒有向前,沒有阻止,她閉上眼睛,無聲淚落。

不知過了多久,終于,他的哭嚎聲停止,他的身體趴伏在地上,許久……一動不動。

暴雨依舊在漫天澆淋,沖淡著云澈身上的血痕。

又是許久過去,他依舊一動不動。

故土、親人、族人、妻子、女兒、紅顏、師門、朋友、名望、地位、榮耀……

他這一生最珍視,最重要的所有……全部失去。

也帶走了他所有的牽掛、溫暖、希望、眷戀……

……

“主……人?”禾菱一聲輕喚,再無法按捺,匆忙的想要向前。

但她才邁出一步,便忽然停在了那里……隨之,她的腳步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退,一種無法言喻的冰冷、壓抑、恐懼襲入她的靈魂。

“嘿嘿……嘿嘿嘿……”

一個無比低沉、嘶啞的笑聲響起,如從無比遙遠的煉獄之底傳來……血泊之中,那個沉寂許久的軀體緩緩的站了起來,伴隨著一股逐漸彌漫……再到瘋狂升騰的濃郁黑氣。

“嘿嘿……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曲張的五指死死抓在自己的臉上,縱然隔著手掌,都似能看到五指下的五官是何其的猙獰可怖,黑氣在他的身上混亂繚繞,如無數只癲狂起舞的喋血惡鬼。

“不……我不是一無所有……”

他發出著無比幽沉的聲音,明明是來自最熟悉的人,帶給禾菱的,卻唯有陌生與心顫:“我還有命……我…還…有…恨…啊!!”

“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咔嚓!!

一道雷霆毫無預兆的驟然劈下,湛紫的雷光在云澈的身后掠起一道漆黑的影子……雷光閃滅,但那抹黑影卻并未消失,而是隨著云澈的狂笑猙獰扭曲,如一只被囚禁已久,終得自由的暴戾魔神。

“……”禾菱定定的看著,很久……她走向前,輕柔的抱住了云澈,將身體和螓首完全依在他的身上,任由自己翠綠的眼瞳被他身上翻騰的黑芒染上越來越深邃的幽暗。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1532章 萬念成魔,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書友QQ群:597298047
標題:第1532章 萬念成魔   地址:http://www.yypurg.tw/3017.html
北京单场几天开奖啊